亚历山大病的有希望的治疗从大鼠模型转移到人体临床试验

导读亚历山大病是一种进行性和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无法治愈或标准疗程。但是由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涉及该疾病大鼠模型...

亚历山大病是一种进行性和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无法治愈或标准疗程。但是由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涉及该疾病大鼠模型的新研究为这种典型的致命疾病提供了一种潜在的治疗方法。

与比较生物科学名誉教授兼亚历山大疾病实验室创始人 Albee Messing 一起领导这项研究的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韦斯曼中心高级科学家 Tracy Hagemann 说,这是帮助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努力的重要一步。与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同事迈克尔·布伦纳 (Michael Brenner) 一起,梅辛在 20 多年前发现了导致亚历山大病的基因。

患有亚历山大病的人可能会出现大脑和头部增大、癫痫发作或发育迟缓、手臂和腿部僵硬以及智力障碍。这种疾病,其中涉及的白质破坏大脑哈格曼说,往往不是诊断,直到症状明显。

这项新研究于 11 月 17 日发表在《科学转化医学》上,为目前由 Ionis Pharmaceuticals 领导的人体临床试验提供了初步数据。Hagemann、Messing 和亚历山大疾病实验室没有直接参与。

然而,与 Ionis Pharmaceuticals 合作,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由称为反义寡核苷酸的小片段 DNA 组成的治疗方法,在他们的大鼠模型中,它能够靶向细胞中的 mRNA 并标记 mRNA 进行破坏,有效地阻止它产生蛋白质。

亚历山大病的一个特征是形成称为罗森塔尔纤维的异常蛋白质聚集体,这是由产生称为 GFAP 的蛋白质的基因突变引起的。这种异常的 GFAP 与亚历山大病中所见的白质破坏之间的联系尚不清楚,但在几乎所有病例中,蛋白质的变化都是该疾病的固有部分。

由 Hagemann、Messing 及其合作者开发并于三年前发表的小鼠模型研究表明,反义寡核苷酸能够减少 GFAP 并清除罗森塔尔纤维。然而,小鼠仅表现出亚历山大病的细微症状,研究人员无法衡量治疗可能导致的行为或生活质量的重要改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